快捷搜索:  test

论辛弃疾词的语言特色

  论辛弃疾词的语言特色_文学_高等教育_教育专区。汉语言文学专业毕业论文精编

  目录 摘要 .............................................................................................. 2 关键词 .......................................................................................... 2 一、意境阔大,雄奇恣肆。 ..................................................... 2 1.时空的跨越与跳跃。......................................................................................... 3 2.理想与现实的矛盾统一..................................................................................... 3 二、巧设意象群.......................................................................... 4 三、刚柔相济的风格 ................................................................. 5 四、善用比兴,寓情于景。 ..................................................... 7 五、善于用典.............................................................................. 8 六、散文化的语言 ................................................................... 10 结语 ............................................................................................ 11 【参考文献】............................................................................ 11 I 辛弃疾词的艺术特征 摘要:辛弃疾字幼安,号稼轩。他是生活于南宋时期的一位伟大的爱国主义词 人。其作品融入他所生活的时代遭际的悲剧,南归后心态的变化。词作中表现出 的对国家和民族命运的强烈的忧患意识和责任感, 融合雄奇刚健和深婉雅丽的风 格特征。辛词的艺术特征主要表现为:意境阔大,巧设意象群,风格刚柔相济, 善用比兴,善用典故,散文化的语言等。辛词虽继承苏轼之词,却以其独特的艺 术特色蔚然成派,艺术光彩久而弥新。 关键词:辛词,意境,意象群,刚柔相济,比兴,典故,语言。 引 言 辛弃疾,字幼安,号嫁轩。生于绍兴十年(公元 1140 年) ,卒于开禧三年 (公元 1207 年) ,享年六十八岁。辛弃疾是南宋时代著名的爱国词人,辛弃疾词 的内容博大精深,风格深雄雅健,承继并发展了苏轼所开创的“豪放”一派,而 与苏轼并称“苏辛” 。辛弃疾一生以英雄自许,或以英雄许人,但残酷的现实不 允许他实现自己的伟大抱负。于是,词成了抒发其悲愤心理的最佳工具。宋代刘 克庄 《<辛稼轩集>序》评曰: “公所作大声鏜鎝,小声鏗鍧,横絶六合,扫空 万古,自有苍生以来所无。 ” (1)坎坷的经历和抗争精神,使辛弃疾创造出具有 丰富人生价值的艺术精品,辛词豁达大度、自适深广的艺术境界,显现了他在特 殊文化氛围中的观照世界的方式。尽管他在壮志难酬的一生中失去了用武之地, 他的诗情与豪气却感动着一代代炎黄子孙, 现代人通过他的词中豁达自适的胸襟 找到诗意与气节。 辛词不仅与陆游的诗齐名,被人们誉为南宋爱国主义文学的并 峙双峰,它更代表着中国古典词作的最高成就而卓立千古。王国维《人间词话》 对辛弃疾词的评价是: “幼安之佳处,在有性情,有境界。 ” (2)北京大学已故教 授邓广铭的《稼轩词编年笺注》是辛弃疾词最完整的版本。本文着重对辛词的艺 术特征进行粗浅的探讨。 一、意境阔大,雄奇恣肆。 辛弃疾出生于北方沦陷区(今山东) ,21 岁(公元 1161 年)即聚众加入耿 京领导的抗金义军,献身复国大业。南归后不得朝廷重用,屡官屡罢。其将才相 略无处施展, 北伐宏图蹉跎成空,因而只能把一腔报国无门的抑郁和忠愤尽托于 2 词。无论高楼远眺,把酒饯别,还是移官归隐、谈经论史,辛弃疾总能运其生花 妙笔营造出浑厚苍莽、 大气磅礴的艺术境界,传达其作为战士和民族英雄的沉思 与浩叹。 辛弃疾爱国词常写雄奇壮阔的景象。他的词里,有塞外沙场的“点兵点将” ( 《破阵子·醉里挑灯看剑》 ) ,也有“楚天千里清秋”的慷慨悲凉( 《水龙吟》 “楚 天千里清秋” ) ; 有 “塞北江南” 、 “万里江山” 的故园之思 ( 《清平乐· 绕床饥鼠》 ) , 更有“平戎万里” 、 “整顿乾坤”的报国之志( 《水龙吟·渡江天马南来》 。酣畅的 笔墨,飞舞的气势,不羁的情怀,构成了辛词雄放、沉郁和悲壮的风格特征。具 体说来,辛词阔大意境的创造主要表现在以下两个方面: 一是时空的跨越与跳跃。说辛词的意境“视通万里” 、 “思接千载” (3) ,也 并非溢美之词。辛词《木兰花慢》 “汉中开汉业”中有“想剑指三秦,君王得意, 一战东归。追亡事,今不见,但山川满目泪沾衣。 ”前三句用典,追叙刘邦知人 善用,拜韩信为大将军,进军三秦,击败项羽所立三王(即雍王章邯、塞王司马 欣、翟王董翳) ,平定关中事;后三句从怀古转向现实,慨叹南宋王朝危在旦夕 却甘心据守半壁江山的懦弱和无能, 以古比今, 深沉含蓄。 这是时间的跳跃。 《菩 萨蛮》 “郁孤台下清江水”中有“西北望长安,可怜无数山。 ”作者在愤怒控诉金 兵侵略罪行的同时, 也表达了对沦陷敌手的北方领土和抗战军民的深切怀念。由 眼前的“郁孤台”联想到西北的“长安” ,这是空间的跨越。另外, 《满江红》 “蜀 道登天”中的“东北看惊诸葛表,西南更草相如檄。 ” 《清平乐》 “绕床饥鼠”中 的“平生塞北江南,归来华发苍颜。 ”更是气魄宏大、意境开阔、时空交错的千 古名句。 二是理想与现实的矛盾统一。辛词在意境的创造上带有明显的浪漫主义风 格, 他爱国词中的许多名作, 就是通过突现理想与现实的矛盾来表现自己复杂的 爱国情思。最能体现辛弃疾这一创作特色的要数《破阵子》 : 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八百里分麾下炙,五十弦翻塞外声。沙场秋 点兵。 马作的卢飞快,弓如霹雳弦惊。了却君王天下事,赢得生前身后名。可 怜白发生! 词的首句 “醉里挑灯看剑” 是写实, 述写自己复国大志不得伸展, 胸中块垒, 唯有以酒浇之。 “梦回”以下写虚,是梦境,更是理想的集中展现。 “梦回”后四 3 句,写塞外军旅生活和阅兵场面,英雄酣然入梦,梦中的情景是:雄壮的军号声 连绵不绝, 八百里军营正在犒赏三军; 军乐队奏响豪迈战歌鼓舞士气; 秋高马肥, 正是检阅军队,用兵杀敌的最佳时节。 “马作的卢飞快,弓如霹雳弦惊。 ”着力刻 画英雄飞驰战场,奋勇杀敌的英武豪迈,冲锋陷阵、杀敌报国的抗战英雄形象跃 然纸上。 “了却君王天下事,赢得生前身后名。 ”这两句是说统一大业得以完成, 理想得以实现,字里行间洋溢着大功告成的喜悦,使词的感情沸升到最高点。结 句“可怜白发生。 ”笔锋陡转,回到现实,使感情从顶点一下跌落,尽吐壮志难 酬的无限感慨, 揭示了理想与现实的尖锐对立, 有力地表现了 “报国有志志不伸” 的苦闷与悲愤。整首词基调豪迈高昂,意境大气磅礴,无愧“壮词”美誉。 二、巧设意象群 意象是指融入了诗人或词人情感意志的艺术形象, 意象群就是诗人或词人作 品中运用的无数个意象, 或者说是意象的聚合体。辛弃疾作为词坛豪放派的代表 之一,其独特之处在于作者首先是抗金英雄,爱国战士。他的豪放,不同于纯文 人式的旷达和睿智, 而更多的表现为决心恢复国土的使命感和壮志难酬、英雄末 路的慷慨悲歌。因此,辛词在意象群的选择上,体现了其自身的特点。 辛弃疾爱国词的意象群无不渗透着词人满腔的忧国伤时,孤愤难舒的情感。 其中,被前人用俗用滥的“白发”意象,一旦到了辛弃疾的手上,新意顿生。如 像“白发宁有种?一一醒时栽。 ” ( 《水调歌头·白日射金阙》 ) ,以白发写愁,本 近俗滥,但稼轩用一“栽”字,化旧为为新,拟人化手法引人无限联想。这首词 作于作者 42 岁(1182 年) ,正当壮年,满头华发,无非因忧国忧民而生, “白发” 何尝有种?此一层;国事日颓,山河破碎,醉中尚可忘却,醒时“愁更愁” ,此 又一层;白发不是自然生长出来的,而是“栽”出来的,可见“愁”乃是外物强 加于我,此第三层。由此观之,词人深沉的忧愤也就不难揣度了。像这类传神的 句子还有: “楼观甫成人已去,旌旗未卷头先白。 ” ( 《满江红·过眼溪山》 ) “平生塞北江南,归来华发苍颜。 ” ( 《清平乐·绕床饥鼠》 ) “白发空垂三千丈,一笑人间万事。 ” ( 《贺新郎·甚矣吾衰矣》 ) “把酒问嫦娥:被白发,欺人奈何! ” ( 《太常引·一轮秋影金波》 ) 这一类词句,通过“白发”这一核心意象,或直抒胸意,斥责南宋统治者扼杀 4 抗金人材的罪行,或揭示理想与现时的矛盾,慨叹人生的坎坷际遇,或以夸张为 能事,抒写虚度年华,壮志难酬的苦闷,或借助奇特浪漫的想象,折射宏图蹉跎 的抑郁悲愤,感情悲怆,色彩凝重,气氛沉郁,有力地表现了辛弃疾深沉而悲壮 的情思。 酒,是辛弃疾爱国词意象群中的高频率出现者:“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 连营”( 《破阵子》 ) ; “长安故人问我,道愁肠殢酒只依然” ( 《木兰花慢》 ) ; “硬语 盘空谁来听?记当时只有西窗月。重进酒,换鸣瑟”( 《贺新郎》 ) ;“醉里且贪欢 笑,要愁哪得功夫” ( 《西江月》等充分表现出词人报国杀敌的雄心和对现实的不 满,对朝廷的怨愤。 此外,剑与泪,风和雨,战马,旌旗,斜阳,江水等等,都是颇能代表辛词 “苍凉沉郁”风格的意象。如: “倩何人,唤取红巾翠袖,揾英雄泪! ” ( 《水龙吟·楚天千里清秋》 ) “举头西北浮云,倚天万里须长剑。 ” ( 《水龙吟·举头西北浮云》 ) “更能消几番风雨,匆匆春又归去。 ” ( 《摸鱼儿·更能消几番风雨》 ) “马作的卢飞快,弓如霹雳弦惊。 ” ( 《破阵子·醉里挑灯看剑》 ) 这类具有超凡气慨的意象群,共同界说了词人的现实主义品格:含蓄深沉,外冷 内热,沉郁顿挫,悲壮苍凉。 三、刚柔相济的风格 刚健豪放是辛词的主轴,是贯穿其词的整体基调。 辛弃疾,挟北方豪杰忠勇,奋发慷慨之气而南归,其初衷要在南宋朝廷领导 下更好地抗金,收复中原,直捣黄龙的宏愿。他在自己的作品中极力推崇往古和 当代生机勃勃的英烈,常以“刘郎才气”自勉,借助怀念陶渊明赞扬民族历史的 刚烈之气。在 66 岁镇守京口时,还遥望中原唱出“气吞万里如虎” 。 辛弃疾在自己的大多数作品中总会体现出救亡图存的民族正气和英雄主义, 这也正是中华民族连绵不断繁荣昌盛的精神所在,以“气”自振,以“气”克敌 为基本出发点, 并建立了用词来鼓舞人的战斗意志而创作词篇的意念,形成了刚 健豪放的基调。 《贺新郎》词曰: “将军百战身名裂。向河梁,回头万里,古人长绝。易水萧萧西风冷,满座 衣冠似雪。正壮士,悲歌未彻。 ” 5 词中体现了词人的为收复中原而视死如归的精神。词用壮士自喻,充满着刚 烈的男子汉的气概。又如“夜半狂歌悲风起,听铮铮,阵马檐间铁。南北共,正 分裂。 ” ( 《贺新郎·用前韵送杜叔高》 )词人用战场的情景,烘托出统一国家的决 心如同铮铮的兵戈,坚强不可挡。 婉约柔美是辛词风格的辅助。 辛弃疾是著名的豪放派词人,虽然豪放词是辛词的主要风格特征,但在创作 豪放词的同时, 辛弃疾也创作了相当数量的婉约词, 正如刘克庄在 《辛稼轩集序》 中所说: “公所作大声鞺鞳,小声铿鍧,横绝六合,扫空万古,自有苍生所无; 其秾纤绵密者,亦不在小晏秦郎之下。 ” (4)虽然辛弃疾工于豪放词的创作,但 其主流旋律无时不在影响着他婉约词的创作,那豪放奔腾的词风,时而会闪现于 他那清新巧秀的婉约词中,令人读之有耳目一新之感。 范开《稼轩词序》评曰: “其词之为体,如张乐洞庭之野,无首无尾,不主故常; 又如春云浮空,卷舒起灭,随所变态,无非可观。无他,意不在于作词,而其气之所充, 蓄之所发,词自不能不尔也。其间固有清而丽、婉而妩媚,此又坡词之所无,而公词 之所独也。 ” (5)由此可看出,辛弃疾的婉约词,总体上的风格便是“清而丽、婉而 妩媚” 。如《粉蝶儿· 和赵晋臣敷文赋落梅》,上片写昨日春景: “昨日春如十三女 儿学绣。 一枝枝不教花瘦” 。 词人笔下的大好春光,犹如天真烂漫的少女初学绣花, 那一枝枝的鲜花,都绣得肥大丰满。柔美的基调主要体现在其不能自已的内心情 感。如“元龙老矣,不妨高卧,冰壶凉簟。只今余几,白发空垂三千丈,一笑人 间万事。 ” ( 《贺新郎》 ) “身世酒杯中,万事皆空,古来三五个英雄。雨打风吹何 是,汉殿秦宫。 ” ( 《浪淘沙》 ) 。古来有多少事,老来都成空啊! 辛弃疾毕竟是自北方起义的南归的军人,尤易遭人猜疑,诚如自己所说“生 平刚拙自信,年来不为众人所容,恐言未出口,而祸不旋踵。 ” (6)故辛弃疾多 是紓曲婉转,荡气回肠曲折的表情达意。这也是造成柔美词风的一个原因。因为 辛词往往是以豪气铺张开来, 把他的英雄才略舒展出, 柔美就在他的词中成了辅 助的地位,也正是这种柔美,点缀了稼轩体的极其独特的韵味。 刚里有柔,柔里孕刚。 辛弃疾执笔填词时,不是隐士和附庸风雅的俗吏,而是一个满腹将相之才, 被迫退休的志士;他不是“为赋新词强说愁”的闲适的文人,而是闲而不适,以 6 “闲愁最苦”的豪杰在被排挤归隐后,每每落笔前无限壮志澎湃于胸中,下笔时 却深感现实的无奈和理想的落空。 但他反对消极颓废, 内心总是充满正气、 豪气、 锐气的。这正是柔中有刚的典型。 只要我们一提到辛弃疾,就会想到他的豪放词,眼前自然而然会出现一位 “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叱咤风云、铮铮铁骨的英雄形象。在他现存的六百 二十多首词中,真正称得上“慷慨纵横,有不可一世之概”(7)的豪放作品, 恐怕只有五分之一,其余大部分作品仍属于委婉、含蓄的婉约词。所以我们要真 正全面地认识辛弃疾其人、其词,除了他的豪放词之外,还应看到他在南宋风雨 飘摇之际将昔日光复河山的一腔豪情化作对人生悲欢的深沉思索和无限感慨,以 伤春感暮、抒怀念远的幽思之情创作出来的婉约词所取得的独到的艺术成就。他 的婉约词是以豪气入词,提高和深化了婉约词的格调境界,丰富了婉约词的艺术 风格。纵观稼轩词,我们不难发现,那些悲壮慷慨的豪放词虽然唱出了时代的最 强音,但在数量上毕竟是少数,而情致缠绵的婉约词却大量存在。如果说,那些 作为时代号角的豪放词是他的主旋律,那么,这些别具情致的婉约词就是优美的 和声。兼备豪放、婉约多种风格,这是与作者的身世遭遇分不开的。辛弃疾是从 北方沦陷区来的武将,是力主抗金的志士,他的这种身份和志向,使得他很容易 遭受打击排挤。因此,当他写国难之耻、写民族矛盾、写战争生活时,便有许多 慷慨悲壮之作;南归后,辛弃疾生活在恶劣的政治环境中,一接触到他和统治者 的冲突时,又逼得他不能不有所顾忌,有所节制,只得将抗金复国的感慨,及其 对当局的不满情绪,深藏于内,而通过委曲婉转的文学方式进行表达。辛词把刚 和柔结合得炉火纯青。 四、善用比兴,寓情于景。 比兴是我国古代诗词创作常用的表现手法。比,即譬喻, “以彼物比此物” (朱熹语) ;兴,即寄托, “先言他物以引起所咏之词” (8) 。两字合用,常指通 过外物、景象而抒发、传达情感、观念。辛弃疾从北方“归正”的经历和他“主 战” 、 “复国”的政治立场,使他在朝廷中处于孤立无援的地位。因此,他的许多 爱国词不得不用隐晦曲折的比兴手法来表达其对朝廷偏安政策的反感和渴望恢 复河山的理想。最有代表性的是词人写于淳熙六年(1179 年)的饯别词《摸鱼 儿》 : 7 更能消几番风雨, 匆匆春又归去。 惜春长怕花开早, 何况落红无数。 春且住, 见说道,天涯芳草无归路。怨春不语。算只有殷勤、画檐蛛网,尽日惹飞絮。 长们事,准拟佳期又误。蛾眉曾有人妒。千金纵买相如赋,脉脉此情谁诉?君莫 舞,君不见、玉环飞燕皆尘土。闲愁最苦。休去倚危栏,斜阳正在、烟柳断肠处。 这首词通篇使用比兴手法。 上片极写暮春时节春意阑珊的哀怨之情,表面看 是写时令,实际是自己处境和心境的写照,更是宋王室南渡后衰微国势的象征。 结合这首词当时创作的政治背景, “惜春常怕花开早”二句,正是对南宋统治集 团草率用兵,毁坏大好恢复局面的曲折反映。 (按:宋孝宗即位后,曾一度对金 采取攻势,只因任用了徒具虚名的张浚,轻敌冒进,结果符离战败,失去大好时 机。 )下片宕开一笔,将宫怨题材推陈出新,通过叙写争宠的古事暗示现实,喻 指宋朝廷权奸嫉贤妒能,借古讽今,融自身遭遇、国势日颓于一体,含蓄深刻。 词人继承了屈原《离骚》以“香草美人”为喻的传统技巧,塑造了一个屡遭 迫害打击的宫女形象,这一形象其实是作者“坚持理想,追求进步,而又孤立无 援的化身”,在当时具有典型的时代意义。这首词也因此为历代文人墨客所推崇。 近人梁启超说它“回肠荡气,至于此极。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9) ,是很中肯 的。 再看《菩萨蛮》 : “郁孤台下清江水,中间多少行人泪!西北望长安,可怜无 数山。 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江晚正愁余,山深闻鹧鸪。 ” 另外, 《贺新郎》 “把酒长亭说”一词用“剩水残山”暗喻南宋偏安一隅,置 祖国大好河山支离破碎于不顾的景况; 《水龙吟》 “举头西北浮云”一词以“潭空 水冷,月明星淡”委婉折射词人所处的阴暗凄凉的社会环境等等,都是比兴手法 的成功范例。 五、善于用典 所谓“用典” ,即指“诗文中引用的故事和有来历出处的词语” (10) ,以古 比今,借古讽今。辛弃疾凭借其驾驭语言的卓越才能,其用典多而不滥,实而不 滞,且能稍加改造而别出新意。词到了辛弃疾,开始运用大量的典故,因此前人 有的认为他“掉书袋” 。所谓“掉书袋”是指滥用书本材料来炫耀自己的渊博。 辛弃疾的部分作品如选用和某一个朋友同姓的古人古事来对他颂扬, 或全词集经 语,都表现了这种封建文人的习气。但是必须看到,辛词许多地方用典是为了托 8 古喻今,像上举《永遇乐》 、 《水龙吟》等词所表现的,那实际上和他的比兴、寄 托手法有其相通之处。 辛弃疾读书多,驰骋百家,转益多师。辛词在语言技巧方面的一大特色,是 广泛地引用经、史、子各种典籍和前人诗词中的语汇、成句和历史典故,融化或 镶嵌在自己的词里。这本来很容易造成生硬艰涩的毛病,但是以辛弃疾的才力, 却大多能够运用得恰到好处、浑成自然,或是别有妙趣。以《永遇乐· 京口北固 亭怀古》一篇为例: 千古江山,英雄无觅,孙仲谋处。舞榭歌台,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斜阳 草树,寻常巷陌,人道寄奴曾住。想当年,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 元 嘉草草,封狼居胥,赢得仓皇北顾。四十三年,望中犹记,烽火扬州路。可堪回 首,佛狸祠下,一片神鸦社鼓。凭谁问:廉颇老矣,尚能饭否? 百余字的篇幅,叙及孙权、刘裕、刘义隆、拓跋焘、廉颇五个历史人物的事 迹,而与作者所要表达的主观情感、意念丝丝入扣;不仅内涵极为丰厚,而且语 气飞动,神情毕露,实在是不容易的事情。 词中用典,还能加大词的深度,使感情的表达更加曲折委婉:不似瀑布奔腾 一泻无余,却像曲径通幽,迂回曲折,自有令人荡气回肠之美。如《贺新郎·绿 树听鹈鴂》中的串典: “马上琵琶关塞黑,更长门翠辇辞金阙。看燕燕,送归妾。 ” 送被贬桂林的茂嘉十二弟,曲尽柔肠,惜别痛楚之情溢于言表;同调《甚矣吾衰 矣》 : “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句,用唐太宗赞魏征典――不直 接自诩,却胜过直接自诩,潇洒多情,不同流俗。同调《把酒长亭说》中: “铸 就而今相思错,想当初,费尽人间铁” ,用罗绍威典,后悔自己放走陈亮,造成 如今相思不已、追悔莫及的错误,情真意切,读来感人肺腑。 “却忆安石风流, 东山岁晚,泪落哀筝曲” ,用谢安典,委婉道出自己不被理解反遭猜忌而又无处 诉说的满腹辛酸,读来不由令人扼腕叹息。 正是因为辛弃疾工于用典,精于用典,才使他的词谈气魄时更恢宏,抒愤懑 时更强烈,寄衷情时更深沉,表心曲时更动情;所到之处,无不十倍百倍地增添 了辛词的艺术魅力,深深地打动着读者,从而产生强烈的艺术效果。 辛词喜用典、善用典,通过用典增强了作品的艺术张力,乃人之共识。 9 六、“以文为词”——散文化的语言 前人说苏轼是以诗为词,辛弃疾是以文为词。到了辛弃疾手中,语言更加自 由解放,变化无端,不再有规矩存在。在辛词中,有非常通俗稚拙的民间语言, 如“些底事,误人那。不成真个不思家”( 《鹧鸪天》 ) , “近来愁似天来大,谁解相 怜?谁解相怜,又把愁来做个天” ( 《丑奴儿》 ) ,也有夹杂许多虚词语助的文言句 式,如“不知云者为雨,雨者云乎” ( 《汉宫春》 ) , “不恨古人吾不见,恨古人不 见吾狂耳” ( 《贺新郎》 ) ;有语气活跃的对话、自问自答乃至呼喝,如“天下英雄 谁敌手?曹刘” ( 《南乡子》 ) , “杯,汝来前! ” ( 《沁园春》 )也有相当严整的对句, 如“八百里分麾下炙,五十弦翻塞外声” ( 《破阵子》 )??概括起来说,辛词在 语言技巧方面的一大特色,是形式松散,语义流动连贯,句子往往写得比较长。 文人词较多使用的以密集的意象拼合成句、跳跃地连接句子构成整体意境的方 式,在辛词中完全被打破了。但并不是说,辛弃疾的所谓“以文为词”不再有音 乐性的节奏。在大量使用散文句式、注意保持生动的语气的同时,他仍然能够用 各种手段造成变化的节奏。如《水龙吟》中“落日楼头,断鸿声里,江南游子。 把吴钩看了,栏干拍遍,无人会,登临意” ,意义联贯而下,在词中是很长的句 子,但却是顿挫鲜明,铿锵有力,决不是把一段文章套在词的形式中而已。概括 起来有如下几点: 一是善熔铸古书语言入词。如《一剪梅》中的“今我来思,雨雪霏霏”用了 《诗经》 ; 《水调歌头》中的“余发种种如是”用了《左传》 。 二是善用通俗、朴素的民间口语入词。如《洞仙歌》 “丁卯八月病中作”中的 “贤惠相去,算其间问能几,差以毫厘谬千里。 ”末句即俗语“差之毫厘,失之 千里” 。 三是以散文句法入词。 《贺新郎》中的“甚矣吾衰矣” , 《水调歌头》中的“万 种于我何如。 ”虽是散文句式,但都符合词的音律。辛词不但以诗为词,还进一 步以文为词,更进一步有意识地把其它文学样式的手段都调集到词中。 他用散文化的句法, 并不违反词的格律规范, 仍协律可歌。 名作 《西江月· 醉 里且贪欢笑》虽多是散文化语言,音韵节奏却依然自然流畅,活泼传神。在词史 上,辛弃疾创造最为丰富多彩,雅俗并收,古今融合,骈散兼行,随意挥洒,而 精当巧妙。正如清人刘熙载《艺概·词曲概》所说: “稼轩词龙腾虎掷,任古书 10 中俚语、廋语,一经运用,便得风流,天姿是何复异! ” (11)稼轩词真正达到了 无意不可入,无语不可用,协律规范而又极尽自由的艺术境界。 结语 辛弃疾是继承苏轼之后有一座豪放词的高峰,他既有军事家的威武,又有文 学家的才情。他的词作中表现出的对国家和民族命运的强烈的忧患意识和责任 感,融合雄奇刚健和深婉雅丽的风格特征。辛词的艺术特征主要表现为:意境阔 大,巧设意象群,风格刚柔相济,善用比兴,善用典故,散文化的语言等。辛词 虽继承苏轼之词,却以其独特的艺术特色蔚然成派,艺术光彩久而弥新,成为激 励人们奋发向上的精神力量。 注释: (1)邓广铭《稼轩词编年笺注》附录,上海古籍出版社 1978 年版 (2)王国维《人间词话》 ,转引自郭预衡主编《中国古代文学史长编》 “宋辽金 卷” ,首都师范大学出版社 1996 年版。第 401 页。 (3)刘勰《文心雕龙·神思》 ,周振甫《文心雕龙译注》 ,中华书局 1988 年版, 第 246 页。 (4)邓广铭《稼轩词编年笺注》附录,上海古籍出版社 1978 年版 (5)邓广铭《稼轩词编年笺注》附录 (6) 《淳熙已亥论盗贼劄子》 ,转引自郭预衡主编《中国古代文学史长编》 “宋辽 金卷” ,首都师范大学出版社 1996 年版。第 399 页。 (7) 《稼轩词提要》 ,见邓广铭《稼轩词编年笺注》附录。 (8)朱熹《诗集传》卷一注解,上海古籍出版社 1980 年版。 (9) 《艺蘅馆词选》丙卷,转引自郭预衡主编《中国古代文学史长编》 “宋辽金卷” 。 首都师范大学出版社 1996 年版。第 401 页。 (10) 《辞海》 “语言文字分册” ,上海辞书出版社,1978 年版。 (11)刘熙载《艺概》 ,上海古籍出版社 1978 年版。 参考书目: 【1】邓广铭《稼轩词编年笺注》附录,上海古籍出版社 1978 年版 【2】杨忠等《辛弃疾词译》 ,成都:巴蜀书社,1999 年版。 【3】钟铭钧《中华历史名人辛弃疾》 ,天津:新蕾出版社 ,1995 年版。 【4】程郁缀,乔力,钱鸿瑛《.唐宋词:本体意识的高扬与深化》 ,广西:广西 师范大学出版社,2002.年版。 【5】王延梯《辛弃疾诗传》 ,陕西:陕西人民出版社,1982 年版。 11

声明:本文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不代表主页之意见及观点,如有侵权,请与我联系删除。转载请注明出处: /xinqijishicichuangzuobeijing/689.html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