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test

镇江5首诗词晋级 辛弃疾独占两席

  半城山水半城诗。“大江风貌”“城市山林”,为镇江赢得“天下第一江山”的美誉。镇江的山水灵动让历代文人墨客有感而发,留下的诗词作品数以万计。辛弃疾、王昌龄、王安石、王湾、李白、张祜、曾公亮、龚自珍、陈亮等大咖都创作过与镇江有关的名篇佳作,在2017年的这场文化盛宴中,这些诞生于不同时期的诗词聚在了一起。

  由中共江苏省委宣传部指导、凤凰出版传媒集团主办、现代快报承办,中国农业银行江苏省分行特别支持的“致我亲爱的家乡最美江苏诗词大会”大型全媒体活动,从3月23日开启投票通道至今,每天都吸引数万网友积极参与。

  镇江北固山雄峙江边,素有“天下第一江山”之美誉,历代文人吟咏不绝 CFP供图

  其中,镇江的10首入围诗词更是引发大讨论。辛弃疾的《南乡子登京口北固亭有怀》、王昌龄的《芙蓉楼送辛渐》、王安石的《泊船瓜洲》、王湾的《次北固山下》、李白的《焦山望松寥山》、张祜的《题金陵渡》、辛弃疾的《永遇乐京口北固亭怀古》、曾公亮的《宿甘露寺僧舍》、龚自珍的《己亥杂诗》、陈亮的《念奴娇登多景楼》,到底哪个更能代表镇江?快报粉丝用投票点赞给出了初步答案。

  4月7日,经过十几天“你追我赶”的票数角逐,镇江入围10首诗词的10进5名单出炉!这5首诗词都和镇江山水有关,其中,有3首都写到了北固山,排名暂居前两位的作品都出自辛弃疾。

  “何处望神州?满眼风光北固楼。千古兴亡多少事?悠悠。不尽长江滚滚流。年少万兜鍪,坐断东南战未休。天下英雄谁敌手?曹刘。生子当如孙仲谋。”

  这首词暂居第一,并不出乎意料。众多网友早就表达了对这首词的喜爱,认为前两句最能代表“大美镇江”。

  中华诗词学会理事、镇江市文联副主席蒋光年说,“辛弃疾一句满眼风光北固楼使北固楼家喻户晓,名扬天下。”这首词饱含着爱国、卫国的强烈情感。通篇三问三答,互相呼应,感叹雄壮,意境高远。与“永遇乐”相比,一个风格明快,一个沉郁顿挫,同是怀古伤今,都不失为千古绝唱。

  “千古江山,英雄无觅,孙仲谋处。舞榭歌台,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斜阳草树,寻常巷陌,人道寄奴曾住。想当年,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元嘉草草,封狼居胥,赢得仓皇北顾。四十三年,望中犹记,烽火扬州路。可堪回首,佛狸祠下,一片神鸦社鼓。凭谁问,廉颇老矣,尚能饭否?”

  “这首词就以豪放的风格著称于世。”江苏省诗词协会理事、镇江诗词楹联协会副会长兼秘书长徐徐说,创作这首词时,辛弃疾在镇江为官,虽已年逾花甲,但雄心壮志未减,登上北固山,面对耸峙的群山、浩瀚的大江,心潮澎湃,挥笔写下了这首传唱千古的词。

  “这是一首送别诗,看似平淡,实则高妙。”江苏大学出版社副总编董国军表示,首句用连江的寒雨,织就一张无边的愁网,又着一“夜”字,将离别的愁绪由送别时的“平明”向前延展,使人自然体味到诗人彻夜难眠的情景。镇江地处吴头楚尾,本多山,第二句偏着一“孤”字,更烘托出诗人送别之时的孤寂之情。后两句转写送别之情景,却化实为虚。“一片冰心在玉壶”,本是劝饮语,却于豪迈洒脱中,生发出温润厚和之情致,尤觉纤尘不染,为千古传诵。

  很多投票的快报粉丝对这首诗情有独钟,尤其是后两句,大部分人自幼就耳熟能详。值得一提的是,诗中“绿”字的诞生过程让后人津津乐道。

  江苏省楹联研究会理事、镇江市诗词楹联协会副会长丁小玲也认为,“绿”字让这首诗成了千古名作,“春风又绿江南岸”也成了千古名句。她说,关于“春风又绿江南岸”之句,版本多多,除了“满”字、“绿”字,甚至还有说是“自”字的。据史料,此诗写于王安石被辞官、翌年又重新起用之时,此诗虽明快却不乏深婉。

  “客路青山外,行舟绿水前。潮平两岸阔,风正一帆悬。海日生残夜,江春入旧年。乡书何处达?归雁洛阳边。”

  “此诗乃唐代诗歌之名作,北固山水文学之佳构!”江苏大学文学院教授赵永源说,该诗前几句描绘景物,字句凝练,凸显了北固山所特有的景致:潮平岸阔,风正帆悬,故最为脍炙人口。“海日”二句则景中寓情,极富思致,唐殷璠谓“诗人以来,少有此句”。尾联以抒羁旅行役之苦、传思念故乡之情收束全篇。全诗通体对仗,工整自然;写景抒情,融为一体。

声明:本文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不代表主页之意见及观点,如有侵权,请与我联系删除。转载请注明出处: /xinqijishicixiejingpian/394.html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